朱军事件(朱军事件女主角弦子是谁)-方信网
expr

朱军事件(朱军事件女主角弦子是谁)

在阅读此文前,麻烦您点击一下“关注”,既方便您进行讨论与分享,又可以让您下次继续阅读相关文章,感谢您的支持。

2022年8月10日,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当庭宣判:“周某某提交的证据不足以证明朱某对其实施了性骚扰行为,上诉请求不能成立”,最终驳回了“周某某”,也就是网友“弦子”对朱军的上诉。至此,持续了数年的“朱军案”终于以朱军的胜诉而告终。

然而,正如许多网友所总结的那样:“朱军赢得了诉讼,却输掉了名声。弦子输掉了诉讼,却赢得了名声。”为什么这么说呢?朱军又为什么会被控诉性骚扰呢?这还要从2014年说起。

朱军是大家都很熟悉的主持人了,他于1964年出生在甘肃兰州,早在90年代就进入央视当主持人了。在此后的二十多年时间里,朱军主持过无数脍炙人口的节目,其中就包括央视春晚,获得了“*电视台十佳主持人” “电视节目主持人30年年度风云人物”等称号。可以说,许多人都是看着朱军主持的节目长大的,朱军的名气自然也很大。

但是,2014年6月9日,央视内发生了一件奇怪的事情,当时似乎只是件小事,朱军也没有将其放在心上,万万没想到,这件事竟然成为了后来持续骚扰了他四年之久的噩梦。

当时,朱军在央视录完了《艺术人生》,在化妆室补妆,这时有一名叫“弦子”的实习生来采访他。朱军作为知名主持人,早就接受过无数次采访了,对各种采访早就习惯了,因此也不怎么惊讶。再加上这是一间公共化妆室,许多人来来往往,环境比较嘈杂,朱军也就很随意地接受完采访,之后就回去了。采访对于朱军而言早就跟吃饭睡觉一样平常,因此他也没有太在意。

谁曾想,这个弦子竟然第二天就报了警,声称朱军对她进行了性骚扰,隔着衣服对她进行了猥亵,还持续了四十多分钟,她不敢反抗,直到嘉宾阎维文进来,她才得以解脱。

警方立即进行了调查,但结果发现弦子的头发和衣服上没有朱军的指纹,弦子的衣服上也并没有第二人的DNA。而且,这个地方可是央视的公共化妆室,并不是私人化妆间,人来人往,要是朱军真的进行了性骚扰,又怎么可能不被发现呢?嘉宾阎维文也表示,自己当天根本就没有去过那个化妆间。最终,警方以证据不足结案,朱军依然是清白的。

顺便强调一下,这个“弦子”是网名,跟那位歌手张弦子不是同一个人,这个“弦子”姓周。

本来这件事似乎就这么告一段落了,朱军在短暂的惊讶之后也没有多想,又回归了平静的生活。关于为什么没有追究弦子污蔑他的责任,他的说法是“清者自清”,不想因为这件事被打乱了节奏,只希望能够继续正常工作。并且他也原谅了报警的弦子,认为对方可能只是一时糊涂犯了错,他也不想就此追究。

然而,在过了平静的四年后,2018年,弦子又突然在微博上发了一篇短文,又将四年前就已经结案的这件事翻了出来,痛斥朱军对她进行性骚扰。这篇短文堪称充满感情,声称“在我毫无附和的情况下,他越说越兴奋,隔着衣服开始试图猥亵,丝毫不顾及我的推阻。幸运的是,事情发生得很快,我还没来得及大喊大叫,那一期的嘉宾阎维文进来了,我得以离开。”阎维文不是已经表示过自己没有去过现场了吗?但这位弦子似乎对此毫无记忆,又将他搬了出来。

但是,虽然这篇短文错漏百出,但不得不说煽情能力的确很强,完美体现出了一个遭受欺凌却又无力反抗的弱者形象,让人充满同情,激起了不少人的共鸣。后来,这种文体被网友们戏称为“小作文”,来形容那些充满感情却又无视事实的文章。但在当时,这篇“小作文”却引发了广泛的响应,许多人不明就里,也跟着支持弦子,支持她去“讨说法”。

也就是在此时,朱军案中的另一位“重量级人物”——麦烧登场了,她自称是弦子的朋友,被弦子的事情深深打动了,希望为她讨回公道。这个“麦烧”也是个“传奇人物”,她早年以“营销号”起家,通过制造各种夸张的新闻来博得关注,之前就已经诬陷过他人,还发表过许多莫名其妙的“暴论”。比如她曾表示“准备劝土耳其的朋友把我纳过去做妾,扔掉某国的国民身份,讨厌死某国了”,这种极端的恨国言论在麦烧此前的发言中屡见不鲜,但她后来又自己删掉了。

不过在当时,麦烧靠着大力营销和炒作博得了大量的关注。在麦烧转发了弦子的消息并表态支持之后,事态迅速扩大,在微博上成为了热门话题,无数网友都被这篇小作文和麦烧巧妙设计的说辞煽动起来,愤怒地声讨朱军,痛骂他是“伪君子”“小人”“流氓”等等。一时间,朱军的名声被极大地败坏了,成为了无德之人的象征。

但另外一边,面对如此声势浩大的声讨,朱军却始终保持着沉默,既没有反驳对方,也没有为自己辩解,依然正常地进行着自己的工作。朱军后来表示,他并不是不知道这件事情,只是不想因为这件事而分心。并且他相信清者自清,身正不怕影子斜,自己既然没有做过那样的事情,那就不怕别人说。然而,朱军的沉默态度却被弦子和麦烧利用了,她们添油加醋地“想象”了朱军的心态,声称这是因为朱军害怕了,不敢面对,因此才不表态的。

不过,也并不是所有的网友都站在弦子和麦烧一方,也有网友支持朱军,并提出了许多疑点。根据后来的总结,这些疑点总共可以分为四条:

  1. 事件既然发生在2014年,而且弦子当时就报了警,案子也结了。为什么过了四年,直到2018年才突然又把这件事情搬出来?
  2. 既然当时警方根据各方面的调查结果已经认定了朱军无罪,那这件事也应该告一段落了。就算弦子觉得事实并非如此,也应该去质疑警方的调查,可以去申请复议,或者将当年的案子重新拿出来看。既然她想维权,就应该先做这些事,为什么弦子对这些事情毫无关注,只是写文章猛烈抨击朱军?
  3. 发生性骚扰的地方可并不是私人空间,而是公共的化妆间,多少人在这里来来往往,如果朱军真的对她进行了四十多分钟的性骚扰,又怎么可能不被发现?事实上,当时进出化妆间的演员和工作人员等都曾经作证过,并没有看到朱军做出什么性骚扰行为。
  4. 弦子声称,她是因为周围没人才不敢呼救,也不敢反抗朱军的。但事实上如前所述,化妆间内人来人往,弦子要是想呼救,早就有机会了。并且,弦子最后声称是嘉宾阎维文出现,朱军才不得不停止性骚扰的。但事实上阎维文当时根本没去那个化妆间,于是弦子又改口说不是阎维文,而是其他的嘉宾。如此重要的事情都能记错,实在令人怀疑。

如此多的疑点,可以说弦子的指控根本不堪一击。而朱军手里有什么?他有警方的调查结果,有当时监控录像的佐证,有多位证人的支持,可他却没有发声,一直保持着沉默。他太倔强,也太正直了,相信所有人都会根据事实来判断,但实际上总有许多人会被情绪煽动。直到2020年12月,在舆论热度已经非常高的时候,他才终于表达了态度,表示“我坚信清者自清,相信法律。”“我希望,毫无证据的就给人处以私刑,到我为止,不会成为社会惯例。”

然而,朱军的表态并没能平息这件事,一部分人相信了朱军,但更多的人依然被情绪煽动着,痛斥朱军“无耻”。而弦子与麦烧也没有闲着,她们在此期间又出示了大量朱军性骚扰的“证据”,什么证据呢?

比如她们找出了一张朱军画画的照片,然后说性骚扰那天朱军也说过自己喜欢画画,这就足以证明朱军进行过性骚扰了。再比如朱军在一个歌唱节目中曾经与女歌手牵过手,她们就说朱军这是在性骚扰对方。问题是牵手本就是歌舞节目中常有的姿态,而且这些节目也是预先排练好的,如果这就是性骚扰的话,恐怕一半的歌舞节目都得禁播了。

讽刺的是,这些漏洞百出,乃至自相矛盾的可笑“证据”,当时却变成了给朱军定罪的“铁证”,在猛烈的情绪煽动下,无数人信誓旦旦地声称朱军肯定进行了性骚扰行为,仿佛亲眼见到了这一场景一般。

当然,在事态进一步扩大之后,朱军也不能再忍受下去了,他直接起诉了弦子,控诉对方侵犯自己的名誉。弦子这边也不甘示弱,也起诉了朱军,声称要让他为性骚扰付出代价。于是这就成了一桩复杂的“互诉案”,也就是双方互为原告和被告,互相控诉对方的案子,这使得案件的处理流程进一步延长,从2018年一直延续到了2022年,足足持续了四年时间。

诡异的是,这起案件拖得这么久,还有一个原因,就是首先提出控诉的弦子一方在案件开始调查后似乎又变得消极了起来,想方设法延长调查时间,并找出各种理由来推迟案件的最终宣判。而在一审宣布朱军胜诉后,她们又提起了上诉,进一步延长了案件时间,并且她们对于这个终审同样也是想尽办法一拖再拖,朱军多次表示希望尽快结案,但她们反而找出种种理由来促使审判延期,最终使得这个早就应该结束的案件直到2022年8月才最终宣判,一切才终于尘埃落定。

这倒是奇了怪,作为为自己“合法权益”提出申诉的一方,本应该是想尽办法配合调查,促使案子尽快结束,好为自己讨回公道的,为什么她们反而又百般拖延呢?这或许可以从她们在案件进行期间的活动中找到答案,她们一方面以没有时间、分身乏术等理由拖延调查,另一方面却又积极和外媒联络,并且接了各种广告和营销,大出风头,把自己打扮成了“斗士”的形象,那么,她们发起这一控诉的真正目的何在,也就不言而喻了。

悲哀的是,即便朱军胜诉了,他的名誉还是很难挽回,而弦子等人早已在漫长的案件调查期名利双收,并且直到今天,依然有一部分人不愿意相信真相,声称“目前没有证据证明他做过,但之后说不定有”,甚至还有人认为就算朱军没有做过这事,那肯定也想过。这种可怕的思维让笔者想到了当年给岳飞定罪的“莫须有”,莫须有指的就是“也许有,也许没有”。秦桧就凭这个最后给岳飞定了罪,处死了岳飞。想不到直到今天依然有部分人持有这种逻辑,用各种莫须有来给人定罪,着实可叹!

伟人曾说过,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诚哉斯言。没有证据,又凭什么给人定罪呢?多少冤案都是因此而起。但愿以后大家能多看一些事实,少看一些观点。多看看逻辑,少看看情绪。

温馨提示: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